成都商報首席記者
  牛亞皓 發自廣西玉林
  核心提示
  今日夏至,昨天來自四川等地的動物保護志願者來到廣西玉林活狗交易市場高價買下近二十條狗。
  每年夏至,廣西玉林民間都會發起“荔枝狗肉節”。這天,大街小巷,玉林人吃荔枝、食狗肉。幾年來,逢此節日,全國大批愛狗志願者奔赴玉林,抗議殺狗吃狗,與當地吃狗者、狗肉產業的從業者、當地政府較勁。年復一年,各種明爭暗鬥,輸贏難定。志願者為何如此固執?
  把狗賣給護狗人士 成了另一條生財之路
  “狗肉節”前夕,護狗人士雲集廣西玉林。昨日上午,在玉林狗肉市場,有狗販見護狗人士在場,現場把狗夾起,大聲喊話:“你們買不買?不買我就夾死它!”護狗人士掏錢買下,狗販拿得鈔票,向圍觀人群揮舞。圍觀者起哄叫好,還有人豎起大拇指。
  攔截
  拉狗老漢見有人搶狗,作拼命狀。阿姨們掏出1000多元要買下8只小狗。老漢接了錢,大喜而去。
  《法國解放報》駐京記者飛力卜覺得很好玩兒。在玉林,6月19日凌晨3點,他隨一群四川來的愛狗志願者,去“搗狗窩”。說不清是啥地方,夜色中,彎腰碎步穿過一片樹林,經過一條河,摸到一處狗屠宰場。成都志願者老葉,身穿白汗衫,向前打探。黑燈瞎火。“一定有人通風報信了。”老葉嘀咕。飛力卜咧咧嘴,有點失望。他想看到更強的衝突。
  18日凌晨就有一場衝突。四川的7位志願者衝擊了一家屠宰場。老闆是一對夫妻,體形瘦削,正在殺狗,聽見門外喧嘩,氣得亂顫。“那男的抓起小石頭就往我們臉上砸。”成都幾位志願者阿姨瞪著眼說,“有一次,狗老闆拿刀要砍我們。”報警。“警察過來說,你們不能私闖民宅。”阿姨們怏怏而返,終究沒看到殺狗的場面。飛力卜覺得這種衝突有點荒誕。
  拐入二環北路。路燈下,一輛摩托車載著狗籠悠悠駛來,看到老葉等,打了個擺。“停下!抓住他!”老葉等大喊。摩托調頭飛奔。又嚇跑了幾名狗販。已凌晨四點半。阿姨們商議:得設個埋伏。正欲將隊伍分為幾組,分散於暗影處,忽有一黑臉老漢載狗駛來,被阿姨們拿下。老漢上身赤裸,穿迷彩短褲,腳蹬藍拖鞋,駕著一輛電動三輪,載兩隻狗籠,籠里有8只小狗。阿姨中的杜玉鳳和老葉抬下狗籠。杜玉鳳是這次四川志願者團隊的領隊,廣西博愛動保中心的負責人。她於西南財大畢業,在廣元辦電腦培訓學校、青少年培訓中心、醫院、飯店等,賺下幾百萬元。至今共收養過3000多只流浪狗,共花費近700萬元。
  杜玉鳳:“別人都說我有神經病,是個瘋婆子。說我錢沒地方花了,狗比他們吃的還好。我女兒一直想要一輛車,我不給她買。她說媽媽你給我首付嘛,我說我給你首付了我的狗吃什麼。”
  老漢見有人搶狗,惱得亂蹦,一腳踏在狗籠上,作拼命狀。阿姨們要將狗買下。老漢轉了轉眼珠,8只小狗要價800元,兩隻鐵籠350元。阿姨們掏包湊錢。老漢接了錢,大喜而去。
  暗戰
  一名村民笑道:“狗肉節是吹的。興盛是吹的,抵制也是吹的。一吹,很多外地人慕名來吃狗肉。”
  老漢歡喜是有原因的。飛力卜托了托白邊眼鏡,有點興奮。他收起相機,往前走。過了橋就見一堆摩托停在一個路口。路邊百狗群吠。原來是個狗市。大大小小的狗擠在鐵籠里,痛苦萬狀。狗販李明澤見飛力卜對自己拍照,見怪不怪。李明澤說,本狗市幾年前形成,三天一開,狗販將村裡收的狗拿到這裡來賣,論斤論個均可,一斤才10~12元,顧客多為飯店老闆。
  李明澤對志願者的態度懶洋洋的。其他人則不這樣。一位狗販見志願者拍照,雙目冒火,舉起手中的木棍在鐵籠上砸:“你乾什麼!”多數狗販笑個不停,笑容百味陳雜。志願者中的羅阿姨見一名狗販用棍搗鐵籠里的狗,她不禁上前制止,搗狗狗販不理,其他狗販狂笑。
  羅阿姨不願透露自己的名字,成都人,58歲,為狗最愛“打抱不平”。羅阿姨:“我在成都有四套房,有退休工資,沒經濟壓力。在家啥都不管。我喜歡唱歌、跳舞、上網,在網上和狗販子對罵。人家都說不贏我。我在成都最愛打抱不平。有一次,我在一個地方吃飯,一個保安要抓一個狗狗。我說好笑人,保安抓保安嗦?他不服,說咋子哦?我說狗狗也是保安,你抓啥子呀,你要抓就抓我!他不開腔了。”
  狗販也不開腔,一臉不屑,仍拿棍戳狗,狗痛得亂叫。其他狗販拍掌嬉笑。羅阿姨無奈,只得轉頭。杜玉鳳正心疼地撫摸將一隻狗嘴角流血的狗。狗販說:“愛狗愛得過分。”
  杜玉鳳走出狗市,接受飛力卜等的採訪。身後有名黑衣婦女,剛擺攤賣狗,邊拿鋁盆敲狗籠邊說:“男人吃狗肉壯陽,女人吃貓肉補陰。天上飛的,地上走的,能吃就吃。”說完開懷大笑。杜玉鳳站在前面,有意提高聲音,賣狗婦女豎起耳朵:“常年食狗,導致癌症高發。拒絕吃狗肉,對玉林人來說,是個健康革命。狗是人類的伴侶動物,我們不能吃自己的伴侶。”
  賣狗婦女聽了回應道:“我可懂不了伴侶。”
  志願者一來,狗市口圍滿了附近村民,都覺得好玩兒。一名村民站在水泥臺上搔癢笑道:“狗肉節是吹的。興盛是吹的,抵制也是吹的。一吹,很多外地人慕名來吃狗肉。”
  在他口中,“吹”是個多義詞。
  宣傳
  志願者誇出租車司機“你長得那麼漂亮,是天生麗質,怎麼可能是吃狗肉吃的”,並說吃狗肉容易被傳染疾病。
  為抵制狗肉節,全國來了不少志願者。65歲的楊曉雲從天津趕來,大街上逢人就宣傳。這次她遇到了出租車司機秦紅波。秦紅波說:“我原來不吃狗肉,後來臉上長了很多暗瘡,別人說有虛火,要吃狗肉、貓肉才行。我吃了,病就好了。”楊曉雲說:“你長得那麼漂亮,是天生麗質,怎麼可能是吃狗肉吃的?”秦紅波愣了愣,說:“你們不會是志願者吧?”
  楊曉雲在愛狗圈已頗有知名度。她創辦天津流浪動物救助中心,目前有三個基地,共收養3000多只狗,志願者達2000多人。她收養狗19年,為此賣光房產,兒子曾離家出走三年。
  楊身邊的顧洪銘也趁機宣傳“吃狗肉反而容易被傳染疾病”。顧洪銘20歲,大一學生,常到楊曉雲的基地給狗洗澡。但當他們下車時,秦紅波說:“狗肉節那天,我可能還要吃狗肉。”
  楊曉雲下車,冒雨向一家酒店走去。酒店的6號會議室,正舉行一場動物保護沙龍。志願者落座,發言熱烈。“片山空”(原名洪彬)是北京畫家,曾因行為藝術“跪拜小動物”(代人類向動物謝罪)受動保圈關註。這次他又想到了一個宣傳方式,在沙龍上下挑戰書,稱要找人辯論吃不吃狗肉問題,賭註一萬元。隔壁的3號會議室,正將舉行一家公司的“五月份生產經營分析會”,有公司員工不時踱到6號會議室門口偷聽,咧嘴偷笑。
  沙龍的舉辦者張媛媛,是深圳市某動物保護咨詢公司的負責人。辦這次沙龍,她花費了1800元。她的公司還在持續虧損。她向政府提供動保方面的大數據和解決方案,運營三年,還沒有政府部門願意和她合作,她這次決定找玉林政府試試。張原是一家醫療器械公司的人力資源總監,“我是丁克家庭。2003年,我帶回家一隻貓,發現動物情感和感知方面挺有趣的。我讀研究生時學的就是神經生理學,就試圖研究動物情感認知的具象呈現,後來深入到動物福利、動保等一系列科學體系。動物能意識到它們的感覺、在何處、與誰在一起、如何被對待。”
  安置
  志願者團隊將狗暫安置在一家賓館旁的衚衕里,想過幾日等籌款到位,就將狗拉回天津。這兩日,不時下驟雨,阿姨們很焦心,輪流在衚衕里24小時守狗。
  重慶人楊玉華話不多,來玉林不宣傳,而直接付出行動。6月19日上午,她在狗市見一名狗販在賣6只幾個月大的小狗,忍不住就買了下來,一隻200元。狗販又樂了。
  她將6只毛茸茸的小狗抱往一處草地上,拴狗繩。她64歲,一條狗繩解不開,用牙咬。狗販和村民們捂嘴笑,她一聲不吭。晚上,她將小狗都抱進賓館房間,默默垂淚。楊玉華:“如果我不買,今晚它們就成為餐桌上的肉。太可憐了。它們和人類沒什麼區別,只是不會說話,很單純,就像小孩兒。我懂它們的眼神,渴望,期待,憂郁。”
  楊玉華原是重慶某鋼廠醫務室的衛生員。她本來不喜歡狗,直到發生了一件事,“1986年夏天,家裡的一條小巷裡出現了一隻流浪狗,髒得很。我用竹竿趕它,它不走。我當時開一個火鍋店,離家很近。這年冬天的一天,窗外有狗狂叫,我出去看,兩個小偷在撬我火鍋店的門。狗衝上去,咬住小偷的褲腿。小偷跑了。我對它說,你好勇敢啊。從此,我每天給它舀一口水、一口飯。每天,它送我上班,接我下班。我覺得挺好玩兒的,這麼忠誠。就把它帶回家。它是母狗,後來生了7只小狗。我一直喂它,一發不可收拾。”
  從此楊玉華見到流浪狗就往家抱,家庭矛盾越發嚴重,丈夫受不了,與她離婚。她收養30多只狗時,鄰居聯名上告,兒媳婦也和她鬧。她幾次發誓不再收養狗,但“每次看到流浪狗,就腿發軟,走不動”。2003年時,已達100多只。到2006年,養狗已花費近兩百萬元,她開始向朋友借錢。2006年,兒媳婦起訴離婚。“兒子那一年也崩潰了,將火鍋店、家裡砸了四五次,還打他的兩個兒子。我去護孩子,拳頭都落在我身上。”她邊說邊掉淚。
  志願者團隊將狗暫安置在一家賓館旁的衚衕里,想過幾日等籌款到位,就將狗拉回天津。楊玉華執意要將自己的狗抱回重慶。這兩日,不時下驟雨,阿姨們很焦心,輪流在衚衕里24小時守狗。20日凌晨,51歲的劉佳鳳值班。
  “你聽我擺嘛。年輕時,很多人都羡慕我美。”劉佳鳳是成都人,臉型依舊精緻,四川話和普通話交錯使用。她說小時候常受打罵,“沒有家庭溫暖、愛”,然後說了一段愛情故事,“我長得漂亮,又會跳舞,追我的人挺多的。我當時說,不找到自己喜歡的人這輩子就不嫁人。後來出現一個東平街的男孩子,他的歌聲很好,我們很合得來,我很喜歡他,他也很喜歡我。我洗頭,他也幫我洗。我媽發現了,不讓我出門。他誤解了,以為我不喜歡他,從此沒再出現。後來我多次去找他,已經找不到了。他的名字叫楊世權。”
  劉佳鳳的故事三天也講不完。大致是,她在母親的壓力下隨便嫁了一個人,從此開始了半生“不幸”的飄蕩。離婚後,她開車出了六次車禍,不停做關於狗的噩夢。她小時候討厭狗,曾被鄰居家的狗咬到腳後跟,她某晚去報複,下毒,狗慘叫一夜而死。她出車禍撞人後賠盡家產,去跳東風渠,被人救了出來。她說的很多細節有點“邪門兒”,旨在表現“自從善待、收養狗後就時來運轉”。做生意發大財之後,她又找了幾次楊世權,無果。
  如今,劉佳鳳依然單身,在成都300平方米的獨門獨院里,和23只流浪狗生活在一起。“它們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因為它們而活著。如果他們沒了,我可能就沒了。”劉佳鳳說。
  另一個發現
  夏至前夜
  狗肉館生意有些冷清
  昨晚9點多,記者來到玉林城區的江濱路,這裡是平時吃狗肉最熱鬧的地方之一,而記者在這裡看到吃狗肉的人並不是很多,在江濱路尾近十桌的大排檔,記者數了一下,只有三十多桌人在吃飯,跟平時來吃飯的人基本是一樣的,而商家有一個明顯的變化,在這條路上,商家的招牌幾乎找不到狗肉這兩個字了。有一家很出名的狗肉店甚至用了一塊紅布把店名遮擋了起來。採訪中很多市民都表示,狗肉只是他們生活當中很平常很普通的一道菜,怎麼會引起這麼大的關註度。另外有一些店家也很擔心,這兩天有一些客人在店里吃飯,有一些媒體記者進去拍照,導致一些客人還沒來得及付錢就離開了,這樣下去可能會影響正常營業。
  另一個視角
  是否被吃掉
  由動物的價值決定?
  美國人類學家馬文·哈裡斯在研究吃馬肉的歷史後,提出了動物“額外用途”理論,指出飲食禁忌的形成其實是一種收益最大化的結果。他提出了一個命題:如果一種動物活著的時候比死了更有價值,它就不會被吃掉。
  從生產的角度來說,用穀物飼養牛的話,90%的熱量和80%的蛋白質會被浪費掉,吃同樣多飼料的奶牛,卻能轉化出多六倍的可食蛋白質,而且牛還可以耕作、牛糞可以做燃料。隨著人口增長,肉食來源有限,吃牛肉就越來越成為賠本的事,於是在古代中國和印度,都有過對牛肉的禁令,而在印度,由於摻入了更多宗教因素,“不吃牛”的習俗變成了對神牛的崇拜。
  另一種方法
  韓國如何緩解
  狗肉風波
  韓國《首爾經濟》新聞網曾報道稱,一名國會議員對韓國國內狗肉消費做過一項調查,調查結果讓人吃驚。被外國人戲稱為“狗肉天國”的韓國,每年要吃掉200萬隻狗,狗肉年銷售額達到1.5萬億韓元。
  韓國最大規模抗議吃狗肉的活動還要追溯到1988年。韓國《京鄉新聞》稱,當年首爾(當時稱漢城)要舉辦奧運會,一些國外動物保護組織以抵制奧運會為由進行威脅,強烈要求韓國禁吃狗肉。韓國動物保護組織和愛狗人士藉此不斷提出抗議,通過報紙、雜誌、電視對吃狗肉的行為怒斥抗議,認為從狗對人類的貢獻來看,應該將狗與其他家畜區別開,宰殺狗是不能容忍的殘忍行為。
  韓國首爾小型市場商業協會會長樸賢永(音)表示,雖然政府沒有出台明文規定,但一些措施卻或多或少地緩解了在吃狗肉問題上的矛盾尖銳化。
  措施一
  要求狗肉館遷出繁華地段
  樸賢永說,為了照顧堅持傳統飲食和保護動物的兩大“對抗派”的心理,韓國政府採取了比較折中的方法,強行要求繁華地段和路邊的狗肉館遷移。
  這樣一來,狗肉館只能開在衚衕和巷子里,其生意也逐漸冷清,好多館子就淘汰出局了,在某種程度上大大減少了狗肉館的數量。而一些老字號、回頭客多的館子也不怕處於深巷而沒有了買賣。
  措施二
  狗肉館不許掛“狗”字招牌
  樸賢永說,在韓國申辦2002年世界杯前,迫於國際壓力,首爾全城的狗肉館紛紛被規定改名為“保身湯館”、“營養湯館”或“四季湯館”,不再是直白的“狗肉湯館”等等。“這種規定是息事寧人的一種舉措。”樸賢永說。
  措施三
  提醒抗議人士不許違法
  “韓國相關機構提醒狗肉店主,不要為了表達自己的合法性而過激地用屠殺狗、販賣狗肉的行為去刺激抗議人士。而一些規定還提醒抗議吃狗肉的組織和人士,必須在現有法律規定的範圍內合理合法的抗議。”樸賢永說,如果有人給狗肉館的店主打騷擾電話,或動用過激手段阻止他人吃狗,這就是對他人權利的冒犯,重者有可能遭受法律的處罰。
  效果
  年輕人被質疑吃狗肉會臉紅
  在多重輿論長期夾攻之下,不吃狗肉慢慢地在韓國年輕人身上有了不同以往的變化。如今每逢“三伏”,在韓國一些名叫“保身湯”的館子里進補的,多為中老年人。如果有年輕人被懷疑出入其中,他們大多會滿臉通紅地矢口否認,因為吃狗肉在一般輿論當中,已經被視為“野蠻行為”了。 據新華網、中國青年報、法制晚報、東方早報  (原標題:當“為狗痴狂”遇上“為吃狗狂”)
創作者介紹

髮型師

cm04cmxw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