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昨天的審議中,財政支出“前低後高”局面、專項轉移支付、地方債等話題成為常委會委員們熱議的焦點。部分委員認為,應進一步壓縮專項轉移支付比例,通過財稅制度改革等途徑,把發展和穩定的責任壓到地方,把監督和指導職責放到部委。
  關鍵詞一:改變財政支出“前低後高”局面
  問題
  昨天,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九次會議分組審議決算、審計報告。部分委員在審議時指出,財政部應下決心解決年底突擊撥款花錢的問題。任茂東委員說,“依照預算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加強中央預算審查監督的決定,所謂的預算,其根本的意義在於,所有政府支出都應該列入預算,未列入預算的任何支出都屬非法,目的是藉此控制政府的亂支出。另外,人大一旦批准了預算報告,財政部應當及時撥款。”他指出,目前的情況是,大部分的項目經費幾乎都拖在下半年投放,這就是所說的財政支出“前低後高”現象,是現行財政預算制度下固有的“頑疾”。
  問診
  任茂東分析,財政支出“前低後高”的病因主要有兩方面,一個是現行預算由於預算編製的項目支出尚不細緻,申報編製太粗,存在大量項目的代編經費,很顯然就存在“事不明,錢先預算”,也就是說預算做了,但項目並未明確,錢花不出去;另一個是財政資金層層專項轉移支付,層層往下撥,撥款時間太長。支出進度緩慢和不均衡,年底突擊花錢,勢必嚴重影響到財政資金使用效率。
  他建議進一步細化、公開財政預算編製。“如果編製細化到了具體項目,用財政資金謀點私利自肥將不那麼方便了,自然審計出來的問題也就會少了。”李盛霖委員表示,要加快推進預算制度的改革,儘快研究界定財政支出的範圍、邊界,明確各級政府的事權和支出的責任,“這是解決好問題反覆出現的根本性措施”。要加強預算管理,完善全口徑預算管理體系,改進預算編製的方法,提高預算編製的科學性。
  關鍵詞二:壓縮專項轉移支付比例
  問題
  劉政奎委員表示,“關於專項轉移支付項目散、小、多、亂的問題,去年常委會審議決算和審計報告時就非常關註,引起了各方面的重視,提出了要壓縮專項轉移支付項目和規模。”
  北京青年報記者留意到,在昨天的審議中,“專項轉移支付”話題先後出現在多位委員的發言之中。呂祖善委員說,中央的轉移支付當中,專項支付的比例太大了。
  問診
  專項為什麼很難砍?呂祖善說,“深入看這不光是一個預算改革的問題,還是整個行政管理體制改革的問題。我們要下決心從整個行政管理的改革著手,大幅度地壓縮專項來推進預算制度改革。”
  衛留成委員建議,比較大的項目實行專項轉移支付,其他的儘量壓縮。“通過財稅制度改革等途徑,進一步明確劃分中央和地方的事權和財權,把發展和穩定的責任壓到地方,把監督和指導的職責放到部委,減少專項轉移支付,增加一般性轉移支付。”
  文/本報記者 桂田田  (原標題:委員問診預算改革)
創作者介紹

髮型師

cm04cmxw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